說明
週四, 08 二月 2007 00:10

禪心月刊╱第二期

作者  編輯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3/02/0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心靈語錄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達觀
※  不要去追求一時的快感,當尋找永恆的寧靜。

※  真正追求過後,才發現自己的無知;得到之後,才明白那不是我想要的。

請用慈悲心,去對待所有的人;請用智慧眼,去處理所有的事。

人常看到眼前,而忘了未來;看到別人,而忘了自己。

 

 【人生哲學】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我的人性哲學觀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何美蓮
  人是甚麼?對於這個問題,曾尋思自問了許久,是佛洛伊德所認定的受控於非理性因素、潛意識動機、生物本能趨力的能量系統呢?是存在主義論者口中的「自由的、為自己的選擇及行動負責任的生活創作者、建築師?」(corey,1996),或是行為學派,特別是社會學習論者班都拉,認為的既是生產者,「同時」也是環境的產物呢?
  面對這樣形而上的思維,我深入回溯自己的生命歷程,從童年至成長,從矇昧無知到略識天命,融合十餘年來服務於人性產業(教育)的經驗,對於「人」和「人性」,我傾向於認為,人是既受幼時經驗影響,但同時也能突破過往影響的主動創造者。換言之,我們每一個人都決定於自己的生命歷史,卻也在創造自己的生命歷史。
  為什麼我會提出這樣的觀點呢?教學時我常驚異於孩子們的點點滴滴:內向乖巧的她(他)可能受困於學不來的壓力、調皮搗蛋讓你哭笑不得的孩子卻會在畢業時送你一束花,給你一份驚喜。班級裡智能不足或其他特殊障礙的孩子,往往令你於憐惜之餘,也感到無奈。多年的經驗讓我深深體悟,「人」確實不得不受限於先天特質。除了個人差異外,「人」也常被環境所決定,當四處追蹤翹家兒女的父母來到你面前訴苦、落淚,甚至因絕望而怒罵時,其實你也常心中清楚地了解,這些孩子有許多是在走和他們的父母親相同的路。
  難道教育工作都是如此這般負面和沉重嗎?當然不是。有相當多時候,你總能感受辛勤耕耘後,欣然收穫的喜悅,印象中,我還記得剛從事教學工作時,班上一位弱視的女孩,國一時的她,耿耿於懷於自己先天的缺憾,汲汲追求學業成績,企望以此彌補不足,卻渾然不知,她的母親幾度為了她日漸減弱的視力,潸然淚下。心理失衡、退縮到書本世界的她,終於在有聲圖書的天地裡,發現了生命中寬廣的另一面,坦然地從生命的陰影中走出來。有一回在公車上巧遇,我甚至可以很高興的看著她自在地幫助同為弱視的同學,向司機先生問路。國三時以視障生身分考取文藻外語專校的她,也選擇了助人的工作,再插班輔仁大學社會系。我常想這個女孩,真的是再次創造了自己的生命。
  談到人為什麼會有問題,觀察了大半輩子,形形色色的社會百態,我總覺得人性無所謂善惡可言,生命的本質應是如佛家所言,「不生不滅、不垢不淨、不增不減」。我個人非常喜愛榮格在他的自傳自敘中的一段話:「生命就像以根莖來延續性命的植物,真正的生命是看不見的、深藏於根莖的;露出地面的部分生命,只能延續一個夏季,然後便凋謝了。」他的這段話正呼應了金剛經中的:「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」。你我諸人生於這人間世,無非是冥冥中的一隻手----西方人眼中的上帝、東方人心中的佛、或是無神論者所謂的大自然----,將你我投擲到世上。我們每個人都是顆種籽,幸運些的生長在肥沃的土壤中,倒楣點的也許就飄落到貧瘠的岩塊上了。但無論如何空氣、土壤、水中,總會有一些好的或壞的成分,在左右著你我。
  看到上面的說法,有些人也許會想,到底還是環境決定了一切呀!其實不然,無論如何人的意識和潛意識裡,一定同時存有建設性和毀滅性兩股力量,一個人人格中建設性的一面,如果占了上風,那麼再卑劣的環境,也阻止不了一個人發揮他潛能,尋找到生命中的意義。反言之,優渥的環境裡如果只見到人格中毀滅性的力量,腐敗和陰暗也會佔據了生長其中的生命本質。
  既然人格中同時存在了光明和陰暗兩面,生為一個人,我們就必須接受自己人格層面中存有陰影面的事實。接受自己存有自私、貪婪、妒忌等原始衝動,或者佛家所稱的貪、嗔、痴,並不意味者我們被它所控制。接受自己的意念中常存有些不為社會所接受甚或可能遭責難的想法、感受,或作出可能遭非議行動,只是讓我們認清這是我們人性中的一部份,亦即「忠於自己」,老實面對自己,面對自己的慾望、感受、想法等。
  認清了自己人性深處的多面相,我們才能開始思及「改變自己」這命題,無可否認的,決大多數的我們,前半生,都是被幼年至成長過程中的他人及環境,為我們塑造的信念、價值觀所引領。「改變自己」其實也就是,在鬆開引領我們的某些不適切的價值觀和信念。為了鬆開這些束縛,及它們帶給我們的迷惑、困境和生活中諸多的紛擾,每個人會有各自不同的尋求方式。下焉者求神問卜、其次者求諸周遭他人。更有甚者,有些人不僅不能鬆開束縛,甚而因此沉淪、陷溺,於是傷己,傷人。
  到底人如何才能改變呢?是由外在環境來幫助「人」改變,或由「人」內在的自性或力量來改變。這問題的答案恐怕是見仁見智的,依我個人見之所及,應是取中道而行,亦即是個人根器而定。雖說人是生而平等,但無可諱言,「人」終究有賢愚之分,根器高下之別。察覺能力高者,多半較能藉助個人內在力量,尋找自我,創造自己生命的意義。低自覺者,卻往往多須藉助外在力量的引領,才能走出自己生命中的陰霾,進而滋養、成長。
  正因為絕大多數人的生命歷程,有創傷、挫折,有高低起伏。更有許多人在面臨困境時,無所適從,不知如何去調適自己生命裡,諸多紛云困擾的對立面,讓它達到平衡和完整。旁人適時伸出的援手,就彌足珍貴了。此種情境下,助人專業之「必然」於焉突顯。我常認為所謂的「諮商」,其要義在:幫助他人突破自己的過去而成長,幫助「他」整合其人性深沉處,建設性和毀滅性兩面力量,促使「他」的人格持續發展、成長,發揮所有才華,以達自我實現境地。
  行文至此,我已表達了自己對人性的諸多觀點。我向來覺得,生命就像條無止無盡的長河,河水流過了,生命也流逝了。有時,「煩苦」的枯葉飄過來,有時,「喜悅」的繁花流過去。而岸邊那臨水照花人,就是我們生命的本質。「枯葉」、「繁花」,就讓它們流者自流,飄者自飄吧!就以我個人最喜愛的心理學者榮格的話來作為結語:「當我們想到生命和文明永無休止的生長和衰敗時,人生果真如夢。然而我卻從未失去某種東西的意識,它持續著、在永恆的流動中生存著。我們看見花,它會消逝,但根莖,仍然存在」。

 

【佛法智慧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◎原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應機施藥》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心安  出處/法華經
         請譬如良醫,智慧聰達,明練方藥,善治眾病。其人多諸子息,若十、二十。乃至百數。以有事緣,遠至餘國。諸子於後,飲他毒藥,藥發悶亂,宛轉於地。是時其父,還來歸家。諸子飲毒,或失本心,或不失者。遙見其父,皆大歡喜。拜跪問訊:善安隱歸!我等愚癡,誤服毒藥,願見救療,更賜壽命!父見子等,苦惱如是。依諸經方,求好藥草,色香美味,皆悉具足。擣篩和合,與子令服,而作是言:此大良藥,色香美味,皆悉具足,汝等可服,速除苦惱,無復眾患。
        其諸子中,不失心者,見此良藥,色香俱好,即便服之,病盡除癒。餘失心者,見其父來,雖亦歡喜問訊,求索治病。然與其藥,而不肯服,所以者何?毒氣深入,失本心故,於此好色香藥,而謂不美。
        父作是念,此子可愍,為毒所中,心皆顛倒,雖見我喜,求索救療,如是好藥,而不肯服。我今當設方便,令服此藥。即作是言:汝等當知!我今衰老,死時已至。是好良藥,今留在此,汝可取服,勿憂不差。
        作是教已,復至他國,遣使還告:汝父已死。是時諸子,聞父背喪,心大惱,而作是念:若父在者,慈愍我等,能見救護。今者捨我,遠喪他國,自惟孤露,無復恃怙,常懷悲感,心遂醒悟,乃知此藥,色香美味,即取服之,毒病皆癒。其父聞子,悉以得瘥,尋便來歸,咸使見之。
        諸善男子!於意云何?頗有人能說此良醫虛妄罪不?不也,世尊!佛言:我亦如是,成佛以來,無量無邊,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,為眾生故,以方便力,言當滅度,亦無有能如法說我虛妄過者。

◎意涵

        常說「佛為大醫王」,因其「智慧聰達、明練方藥、善治眾病。」而眾生因宿世惑業所感,招受生死之苦,其中善根深重者、本性迷得不深,見父即能認父,以藥色香、味美而服之,病盡除愈;而覆障深者、迷失本心,雖能認父卻不服藥。
        世尊悲憫眾生顛倒、無明,為方便度化乃示現涅槃,使我等生起渴仰、孺慕之心。實際上,佛之報身本無生滅,在此娑婆世界涅槃,即於他方世界應化。
        現在,世尊尚在靈山會上說法,只是我等顛倒眾生,障蔽深重,無緣聽聞妙法,慶幸世尊尚留色香、味美之藥--三藏十二部經典在人間,我等各各依經求藥,依此文字般若,解三毒、治五欲、除煩惱、見本性,證得法身、入於聖位,方能得見佛身!

【禪心對話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達觀

中道不是中間,而是恰恰無心,恰恰用也。

生:什麼是中道?

師:恰到好處,便是中道。

生:什麼是恰到好處?

師:該做什麼,就做什麼。

生:如何做?

師:能告訴你的,就不是中道;

        能說一定如何,就不是智慧。

 

《沒什麼好教的》

生:我想跟師父學。

師:學什麼?

生:學佛法。

師:佛法在悟,不在學。

生:請師父慈悲教我。

師:沒什麼好教的。

生:為什麼?

師:去做就是!

【文學欣賞】

白馬山的呼喚-「西藏文化之旅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李麗瑛

      天淡雲閑列長空 麗日高照大地春
 


 山坡上,綠葉婆娑,花影搖曳。遙望布達拉宮,想到那接近天際的白雲故鄉,心中引起無限的遐思。
  何其有幸,在人生的這個轉彎,來到雲林的香格里拉,接受西藏文化的洗禮。難望白馬山上的風雲際會…明珠仁波切、果碩仁波切的殷殷教誨,法師教授的懇切叮嚀,語重而心長,字句清晰,言猶在耳……
  原來,生活可以不必那麼沉重。是我們放不下俗事雜務,拋不開細索塵勞。任軀體遊走於名利場中,讓心靈桎梏在無明的鎖鍊裡。
  我們看不到內心的小孩在哭泣,聽不見高貴的靈魂在哀嚎。物質享受優渥,可精神空虛,心零蒼白而淒涼。
      豔冶隨朝露 馨香逐晚風 何須待零落 然後始知空

        ****** ******

  人生苦難多,無常不可免。財富、名位、關係、情愛,分分秒秒都在變化之中。我們只是紅塵的過客,終必是自然的歸人。
當下都是真 緣去即成幻
  再美好的事物,瞬間即成過眼雲煙。我們甚至留不住一片雲彩,還能真正擁有什麼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芭蕉葉上無愁雨 只是聽時人斷腸
  莫叫境轉心,且讓心轉境。將快樂寄託在外界的認同中,內心將永無寧日。
  挫折,並不代表失敗。正確瞭解上天傳遞的訊息,傷痛也將轉化成深沉的祝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笑望青山山亦笑 泣臨碧水水亦憂
  心念的轉折,是一種生活智慧。即便是山窮水盡,一旦峰迴路轉,又見柳暗花明。

        ****** ****** 

  成功,不是非得在歡聲雷動中,頂著勝利的光環,那般地令人羨慕。成功,可以只是不愧對自己。
  牡丹花雍容富貴,玉蘭花也有它自然的清香,每個個體都有其獨一無二的特質。知識有限,智慧無價。人生的努力,是開發潛能,活出自我。生活或許不能事事如意,但還是要盡心盡力。
  剝奪別人的成長空間,或許可以滿足一時的慾求,可同時也作繭自縛,設限了自己。如果競賽只是超越自己,不必一定打敗對方,社會可以多一份祥和,世界將減少許多戰亂。
  幸福,來自意念。真正富足的人,心靈充實,口袋空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時人若問居何處 綠水青山是吾家
  如此禪趣,已然超越一體的價值觀,突破世俗框框,何等任運逍遙!

        ****** ****** 

  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,生活中,其實是禪機處處。聆聽松林低語,靜觀潮起潮落,欣賞落日餘暉,體驗無言的靜默。道,就在其中。
    飢來吃飯倦來眠 只此修行玄更玄 說與世人渾不信 卻由身外覓神仙
  帶著寧靜與專住,處理日常瑣事。進入生命的心流,享受忘我的當下。
  回到生命的原點,簡單是最豐富的語言,寧靜市最可貴的寶藏。


        ****** ****** 

  凡人有限的智慧,無法詮釋宇宙的織錦。以彈性思考,接受一切生活挑戰。那怕是血淚交織、痛徹心肺,跌倒也有意義,失敗都值得感恩。在不斷的淬鍊中,培養勇氣;逐漸的割捨下,生起智慧。多一點耐心給自己。

      竹密何妨流水過 山高豈礙白雲飛
  學習老子水的精神,順著環境,隨方就圓。仿效白雲之道全然接受,沒有抗拒。則海闊縱魚躍,天空任鳥飛。

        ****** ****** 

  給兩位仁波切祝壽的盛會上,樂聲悠揚中,內心湧起一股熱流,禁不住潸然淚下…無限的感恩在心頭……
人身難得今已得 佛法難聞今已聞 此身不向今生度 更向何生度此身
  「真愛的國度裡,沒有統治的欲望。」欣賞很自在擁有是負擔。用空性的智慧,觀照世間萬事萬物。任一表相之物,自由來去吧!
  且讓這一葉扁舟,在生命的汪洋中,乘長風破萬里浪,航向光明的彼岸。

        ****** ****** 

      個人吃飯個人飽 個人生死個人了
  我們原有清風明月,不假外求。自性的光輝,圓滿俱足。而眾生的心有如脫羈的野馬,奔竄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裡。
  短暫的輝煌,不可能榮耀一生。究竟的智慧,方為最終的追求。再多的豐功尾業,任憑它掀起滔天巨浪,終會回歸到大海深處。
  那寧靜的波心,才是心馬的故鄉。
      千山共一月 萬戶盡皆春 千江有水千江月 萬里無雲萬里天

【修行筆記】


     《師父出家感言》

    文/潓玟

年初識得王老師;年底赫見師父王

王老師其貌也不凡;師父王其相也莊嚴

內在變得愈豐富;外在變得愈簡單,

簡單得身上只剩袈裟一件

生命變得愈有智慧;心裡變得愈無罣礙

既無罣礙,即無煩惱;

既無煩惱,頭上不見煩惱絲一根

就這樣,從年初到年底;從老師到師父

當下的他,猶如《心靈之聲》:

(海水在下又呈水藍色─暗喻袈裟;明月在上又會發光─暗喻光頭)

 


《觀水薌禪修靜思》

觀真真觀性如如,水淨淨水心不移,

薌園園薌風徐徐,師言縈繞思三遍,

當下起三問:

一問生命何所是?

二問生命何所似?

三問生命何所適?

生命呀生命!

請問您:您到底要什麼??

請問您:您到底在追求什麼???

仰首,不禁再問:

生命可曾誤?

生命可曾悟?

回首,淚已盈眶…

 

 

閱讀 5834 次數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