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四, 22 七月 2004 20:41

禪心月刊/第六期

作者  編輯部

  93/06/01


【心靈語錄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達觀

    對人無瞋,心存慈悲。對事無執,心當無住。對時無別,心在當下。

    對地無分,心即道場。對物無貪,心見如幻。對境無癡,心生智慧。

    對塵無染,心中清淨。對名無求,心行無為。對利無計,心本具足。

    對財無想,心能知足。對情無愛,心樂禪悅。對權無戀,心中做主。

    對勢無羨,心包法界。對色無迷,心觀不淨。對食無厭,心知色身。

    對睡無多,心常自明。對生無喜,心離生滅。對死無憂,心覺無常。

    對道無悟,心未曾迷。對法無得,心念不存。

【人生哲學】

一樹春風有兩般,南枝向暖北枝寒;現成一段西來意,一片西飛一片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.蘇東坡


人有兩種,一迷一悟,迷的是現象,悟的是真理。迷人常於相上打轉,被境所牽;悟人了知真相,便於世間來去自如,不為所動,正如“一樹春風有兩般”。

飛蛾之所以撲火,因不知其害;愚人之所以自殘,因不知其苦。有人覺醒,願意向上提升;有人執迷,甘願向下沉淪,真是“南枝向暖北枝寒”。

迷悟皆在一念,聖凡同屬一心,哪來身外有佛,哪有心外求法之事呢?樹還是樹,人依舊是人。樹歷寒冬之鍊,才迎春風拂面;人經修行之路,方可明心見性。故言:“ 現成一段西來意,一片西飛一片東”。

【故事啟示】

《泥中之龜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    文/心安

◎原文

莊子釣於濮水。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,曰:「願以竟內累矣!」

莊子持竿不顧,曰:「吾聞楚有神龜,死已三千歲矣。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。此龜者,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?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?」

二大夫曰:「寧生而曳尾塗中。」

莊子曰:「往矣!吾將曳尾於塗中。」

◎白話 

莊子在濮水上釣魚時,有兩位楚王的使者來拜訪他,說:「我們的大王想請您出來為朝廷做事,不知您意下如何?」

莊子看都不看他們,兀自持著釣竿說:「我聽說你們楚國有一隻神龜,已經死了三千年了,牠的龜甲還被拿來放在宗廟裡,作為占卜之用。請問你們,這隻神龜是願意送了性命、留下龜甲受人敬重?還是寧願活著、在爛泥裡打滾呢?」

兩位使者說:「牠一定是寧願活著在爛泥中打滾吧!」

莊子說:「這就是了,兩位請回吧。我也是願意拖著尾巴在爛泥中打滾比較好啊!」


◎意涵

世俗的人汲汲營營,所追求的不外是權勢、地位、名望、財富……,這些對莊子來說猶如浮雲、敝屣,他根本不屑一顧。

莊子察覺到人的根本問題在於依賴性太重,人依賴物質、依賴知識、依賴感情、依賴藝術、依賴群體、依賴信仰……種種的依賴,讓你有滿足感、有安全感,卻也因此形成束縛,使人失去了自由自在的本性。

所以,雖然莊子當過管理漆樹園的「吏」,但最終他還是選擇在大自然中逍遙。

【佛法智慧】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僕人守門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文/心安
◎原文  

譬如有人,將欲遠行。敕其奴言:「爾好守門,并看驢索!」其主行後,時鄰里家有作樂者,此奴欲聽,不能自安。尋以索繫門置於驢上,負至戲處,聽其作樂。奴去之後,舍中財物,賊盡持去。大家行還,問其奴言:「財寶所在?」奴便答言:「大家先付門驢及索,自是以外非奴所知。」大家復言:「留爾守門,正為財物。財物既失,用於門為?」

生死愚人,為愛奴僕,亦復如是。如來教誡,常護根門,莫著六塵,守無明驢看於愛索。而諸比丘不奉佛教,貪求利養,詐現清白,靜處而坐,心意流馳,貪著五欲,為色聲香味之所禍亂,無明覆心,愛索纏縛。正念覺意道品,財寶皆悉散失。

◎白話

譬如有一個人,他將要出遠門,就命令家裡的僕人說:「好好的看守門戶,驢子和繩索可別弄丟了!」主人出門以後,正好街坊鄰居家傳來熱鬧的音樂聲,這僕人想去聽,在家裡坐立不安。就想到一個辦法,他用繩索把門綁在驢背上,再把驢子牽到演戲的地方,就在那裡看表演聽音樂。這僕人出門以後,家中的財寶物品都被小偷給偷走了。

主人回來以後,發現財寶物品都不見了,問僕人:「財寶那裡去了?」僕人說:「老爺您只吩咐我看守門、驢子和繩索,別的東西我可不知道啊!」主人說:「留你在家,就是要守好財物,現在財寶物品通通弄丟了,門有什麼用呢?」

流轉生死的世人和那個貪愛聲色的僕人一樣。世尊經常教導告誡我們,要時時守護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這六根,就好像守住門戶一樣,不要去沾染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這六塵;看守好這頭無明、愚癡的驢子,以及會綑綁人的貪愛的繩索。

但是有一些出家人,不能奉持佛所教的法,一味貪圖物質的供養,雖然裝模作樣的在靜處坐禪,實際上是心猿意馬,向外攀緣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被六塵所擾、被愚癡蒙蔽、被貪愛的繩索糾纏著不得解脫。佛所教的誠意、正心、覺知、護念這些修行的方法,都像珍貴的財寶一樣喪失了。

◎意涵

五欲六塵的逸樂是短暫的、是無常的,這逸樂的背後是更深沉的痛苦,為了解除痛苦,再去縱樂於聲色犬馬…如此的惡性循環,造成世人的流轉生死,永無出期。

世尊教導我們了生脫死的方法,就是還你自己的本來面目。
「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就在汝心頭;人人有個靈山塔,好向靈山塔下修。」

人人都有自性靈山,本自俱足、本來清淨…只要掃除垢染,守護根門、莫令放逸,清淨智慧自然展現,這才是珍貴的寶藏啊!

【文學欣賞】

《寧   靜》


   文/李麗瑛   

  一切安排就緒,只等輝煌戰果。豈料事與願違,美夢成空! 萬事具備,只欠東風。穩操勝算的結局,何以茲生變數? 莫非有人從中作梗,操弄牌局!  荒誕不經的戲碼,兀自搬演著--------這是慾望人生,寫出的悲情故事!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延促由於一念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寬窄係之寸心
  治國、平天下,還得由誠意、正心做起。愈是在上位者,愈需要做靈修的功夫。否則爭權奪利、爾虞我詐,則上行下效,社會彌漫功利色彩。人生可以雙贏,不是非得爭個你死我活,搞得人我不寧,。
      一言不慎身敗名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一語不慎全軍覆滅
  群眾是盲目的,不要做歷史的罪人。掏空雜念,保持深度的覺醒。輸不起的心態,會形成一股往下沉淪的力量。椎心之痛,只因恐懼失去。洞察自己、沉澱思慮、釐清感覺。一心潔白,可以留芳萬古。留名青史,亦或遺臭萬年,只在一念之間。
    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
  學富五車,曾經炙手可熱,一時身價不凡。擁有豐富的生命資源,羡煞多少人! 可未曾多作佈施,廣修褔德,愧對上天的厚愛。兒孫滿堂,承歡膝下,足可樂享天倫,惜為野心所困、物慾所縛,落得這般愚癡! 不能轉識成智,徒增我執,看不破、想不開,可憐亦復可悲!
      自古好物不堅牢
            彩雲易散琉璃脆
  環境多變,人事不可依賴。身放閒處,心在靜中。看穿表相,培養足以傲人的特質; 韜光養晦,建立自己的內在價值。
  多少帝王將相,千古風流人物,曾經權傾一時。日正當中,氣勢如虹。然飛龍在天,盈不可久。烈日將西斜,能量漸枯竭,終至氣數耗盡,亢龍有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
  位高權重,恃才傲物,不懂得什麼叫謙卑。攀月摘星,事事順遂,免於艱苦奮鬥。養尊處優,予取予求,不解民間疾苦。物質優渥,財大氣粗,習於山吞海飲。為了滿足一己之私,不惜犧牲巨幅社會成本。心靈空虛,寂寞難奈。縱有金山銀礦,雖富亦貧。
            身安茅屋穩
            性定菜根香
  升斗小民,憂心柴米油鹽,深知物質取得不易,專注於眼前的燭光,不會冀望天際的星河。日常生活,細瑣塵勞中,淬煉出等待的耐心與突破的勇氣。需求滿足的過程裡,點點滴滴、累積寶貴的性靈資糧。儘管餐餐粗茶淡飯,雖貧亦富。
  宇宙自有章法,萬物終須歸於平衡。成功的原因,同時也是失敗的原因。多即是少,少即是多。沒有絕對的「得」,也沒有永遠的「失」。
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
      今人不見古時月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今月曾經照古人
  超越表相的智慧風華,可與天地共存,歷久彌新的內在精神寶藏,亦當永垂不朽。即使是一枚小小的螺絲釘,只要盡心盡力,仍然是社會的中流砥柱。
  重要的,不是頭銜名位,值得留意的是思考向度。身在草澤,一樣可以胸懷家國。成全別人的同時,也實現了自己的生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是非成敗轉頭空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青山依舊在
      幾度夕陽紅
  紅塵的過客,終必是自然的歸人。任憑文章蓋世、武略超群,末了不過是黃土一坏! 世俗的成就,永遠是水平的移動; 靈性的成長,必得走向垂直,方能往下紮根、登高望遠。
     改革會有陣痛,或許困頓顛簸,但一定不能走回頭路。萬紫千紅的大千世界,群花綻放,百鳥爭鳴。異質的結合,多樣的學習。多元社會,應該允許不同的聲音。族群和諧,需要更多的欣賞與包容。圓融接納中,有一分灑脫豁然。咄咄逼人,不但失去內心的平靜,同時也輸掉了自己的人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美國和平運動領袖馬斯蒂 ( A.J. Muste ) 有句名言: 「沒有一條通往和平的道路,和平本身就是道路。」和平不是口號,和平是一種生活態度。抱持正確的理念,因而堅持不肯讓步,此乃紛爭之始,戰亂的源頭。如果連自己的情緒都掌控不了,談什麼社會和諧、國家安定、世界和平?
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  「真愛的國度裡,沒有統治的慾望。」真愛不是掌控,真愛是尊重對方的選擇,留給對方生存的空間。真情是了解對方的感覺,同理對方的感受。
  隨著生命的水流走,每一個階段,都有可看的風景。真正透過,徹底活過,則匱乏中尚覺富足,絕望裡仍有生機。眼前呈現的結果,只是四季更迭所傳遞的訊息罷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  而今聽雨僧盧下
       鬢也星星也
       悲歡離合總無情?
       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
  多美的意境啊! 原來,年老可以是慈悲、自在、而且充滿智慧。頤養天年的時節,尚沉緬於過往的輝煌中。不能放下的執著,是殘忍的對待自己,也給周遭人帶來相當的困擾與負擔。  
      青山不理紅塵事
            綠水何曾洗是非
  「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」。回到生命的源頭。真理,只在全然的寧靜中!

【修行筆記】

《修 行 道 場》


文/達觀

所謂:事不離理,理不離事。如此方能,理事不二,事事圓融。事即是事相,理便是理體;事相指外在有形的道場,理體指內在無形的道場。

外在的道場,可分固定、不定兩種。“固定”為常住修行之地方,如某某道場、禪寺、寺院、精舍等;“不定”以天地為道場,虛空是我家,四處皆是修行之地。固定道場好修行,不定道場好度化,兩者依舊不離。

內在的道場,無形無相,看不到、摸不到,卻可以感受得到!《維摩詰經》云:「直心是道場」是指質直而無諂曲之心,乃一切萬行之根本。故《壇經》云:「莫心行諂曲,口但說直,口說一行三昧,不行直心;但行直心,於一切法,勿有執著。」所謂直心,即是清淨心,《維摩詰經》又云:「直心是淨土」。唯有於一切法,內心無有執著,才能清淨。

不論是有形的道場,或是無形的道場,兩者皆不能分離,但更重要的是-在此行者,是否有道!總而言之,“有道之人,處處皆道;無道之士,逢道亦無。”

【學習心得】

《毒藥乎?良藥乎?》


文/禪境

  有對學佛夫婦,丈夫每次與朋友聚會,一到現場大哥大就響,大家都會心的互相微笑,一定是他的太太打的!才離開半小時,心就放不下、跟著走。朋友是位才華洋溢、家產萬貫、與人相處融洽之人,而太太給他的壓力抹煞了一切。為孩子忍了幾十年,要如太太「眼不離影」之願,在家中當起家庭煮夫。佛法在他們家似乎使不上力。

  有次朋友要去KTV唱歌,順便打電話邀請一位師姐。聽到電話那端傳來:「"吃菜人",怎麼可以去唱歌?」一時啞口無言、滿心疑惑-唱歌有罪嗎?有位共修的朋友,丈夫非常反對她出來學習,為此內心掙扎。有位同學如此說:「學佛幾年,發覺朋友沒學,好像比自己生活得快樂。」修行在生活,學習在智慧,而諸如此類的困擾,不學還好,學了卻常在佛法與生活中起了矛盾、對立、罣礙、煩惱…等等的觀念衝突,覺得佛法是難行、不可行。

  以前開始接觸佛法時,以學習知識的方式看佛經,覺得深奧難懂。學了一段時間,知道佛學中許多的名相,在名相中琢磨、打轉,難以跳脫,越學越迷惑。有天,打坐時起了個念頭-世尊廣傳佛法於世間,為的要讓眾生「離苦得樂」,自己卻學得「離樂得苦」,是學錯方向了。

  在不斷思惟與師父的教導下讀到《六祖壇經》-不識本心,學法無益;《金剛經》-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;《楞嚴經》-七處徵心;發現了相同的字眼-「心」!原來,所有經典,智者開導的方向都是指向「心」。

  師父常說:「學佛是要解脫束縛我們身心這條繩子,不要越學繩子綁得越緊。懂了,佛法是良藥;不懂,佛法是毒藥。」真理本存在生活裡,道本在汝心中,佛法是良藥乎?佛法是毒藥乎?各位看倌!您說呢?


閱讀 4956 次數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