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六, 31 七月 2004 02:53

禪心月刊/第八期

作者  編輯部

  93/08/01




【心靈語錄】 

文/達觀     

觀照內在,就能檢測自己的障礙,然後透過修行,將它移除。

無心是修行,有心則攀緣;隨處皆能修,哪有修個處。

手捉一把沙,卻失一片海;放下此微塵,海中自有沙。

修行不離心,離心非修行;迷心不能悟,執心亦枉然。

念念清楚,清楚念念;不離當下,即是清楚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  

【人生哲學】

文/達觀

朝看花開滿樹紅,暮看花落樹還空;若將花比人間事,花與人間事一同。


以日跟年比,日是短暫的;以年跟一生比,年是短暫的;以此生跟無限的時間比,人生是短暫的。人常忽略了現在,而去想像未來;忽略了已有,而去追逐未有。故始終活在悔恨之中,常有遺珠之憾!過好每個當下,才是最重要、最真實的。

「朝看花開滿樹紅,暮看花落樹還空。」有朝必有暮,花開必花謝,此現象是必然的,故無須付予太多的感傷及無奈。看清它,則不為所惑;瞭解它,則不為所苦。一切境界,皆是因緣生滅、聚散離合,此是“真理”、是“道”呀!

「若將花比人間事,花與人間事一同。」萬物包含人,人是萬物之一,故花如此,人亦如此!自然有陰陽消長,人生有成敗興衰,此事本一同。

事事猶如一面鏡,鏡中之人要知曉,鏡裡鏡外皆不實,鏡破人消入性空。

【佛法智慧】

      《索取無物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    文/心安
◎原文

昔有二人,道中共行,見有一人將胡麻車,在嶮路中不得前。時將車者語彼二人:「佐我推車,出此嶮路。」
二人答言:「與我何物?」
將車者言:「無物與汝。」時此二人,即佐推車,至於平地。
與將車人言:「與我物來。」
答言:「無物。」
又復語言:「與我無物。」
二人之中,其一人者含笑而言:「彼不肯與,何足為愁!」
其人答言:「與我無物,必應有無物!」
其一人言:「無物者,二字共和,是為假名。」
世俗凡夫,若無物者,便生無所有處,第二人言無物者,即是無相、無願、無作。

◎白話 

從前有兩個人在路上走,看見有一個人推著一車胡麻,在坡道上進退不得。
推車的人對他們說:「請幫我推推車,通過這段坡道吧!」
他們二人問說:「要給我們什麼報答啊?」
推車的人說:「沒有東西給你們啊!」
當時這兩人就幫他把車子推到平地,跟他說:「給我們東西吧!」
推車的人說:「沒有東西!」
其中一個人又要求:「那就給我們沒有東西吧!」
第二個人笑笑著說:「算了吧,他沒有東西給我們,也沒關係啦!」
第一位堅持說:「他說沒有東西給我們,就應該有『沒有東西』這個東西!」
第二位就說:「所謂『沒有東西』不過是幾個字合起來的一個名詞,只是一種假名而已,不表示有個什麼東西啦!」
世俗凡夫若執著於「沒有」這個假名,以為必定有一個相應的實物,就會追求「無所有」的境界,反而執著於這個「無所有」。第二個人所說的:「沒有東西」指的就是「無相」、「無所願求」、「無所造作」。

◎意涵

佛法建立在「因緣」的基礎之上,所謂「因緣生故有、因緣滅故無。」萬法都沒有真實的存在、無自體性、都是因緣和合而成,所以說是「無相」,但是又不能執著這個「無」,所以「無相、無不相」才是諸法真實之相。明白了這一點,對一切事物就能無所願求、不強求、不執著,也就不造作生死之業。

但是「無願」、「無作」並非無所作為,《金剛經》說的「無所住」,還要「生其心」,所以於六度萬行,要一一如法精進修行,然而心中若無其事,一切事來則應、物去不留,才是「無相」、「無願」、「無作」的真實義。

【故事啟示】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無用之用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文/心安
◎原文  

山木,自寇也﹔膏火,自煎也。桂可食,故伐之﹔漆可用,故割之。

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也。

◎大意

山上的木材被拿來做斧頭的把柄,反過來砍伐自己;油脂被拿來點火,結果把自己燃燒殆盡;玉桂可以吃,所以被砍伐;漆樹可提煉漆汁,所以被割裂…。

世人都知道「有用之用」,卻不知道「無用之用」啊!

◎意涵

自古以來,很多聰明才智極高的人,如商鞅、蘇秦、張儀…,都不得善終;萬物也是一樣,都被自己的「用處」給害死了。「無用」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啊!

【文學欣賞】

《全   然》

文/李麗瑛

  神色黯然、一臉惆悵,迷惘中有著太多的無奈! 怎麼? 又陷入那血淚交織的過去。糾葛的人事已經遠離,何苦撿拾往事來折磨自己?
  生命如水流,不曾佇足於任何一個片刻。翻開記憶的屝頁,痛苦固然不堪,甜蜜也是負荷。別讓歷史的陳跡,束縛脆弱的心靈。能夠使力的,永遠是當下此刻。錯誤的抉擇,已經付出慘痛的代價,就別再頻頻回首,折損元氣,內耗生命力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窮理於事物始生之際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   研機於心意初動之時
  受傷,是鮮明的感受,可如果本身沒有傷口,任何人也沒有能力造成傷害。環境不是問題,人事不是障礙。外在的事端,只是一面鏡子; 追本溯源,都是潛藏的內在衝突。埋怨歸咎,永遠沒個了結; 往自己內心去找答案,才是扭轉乾坤的下手處。不管遠離自己多久,終需與自己會合; 「面對」是最好的選擇,「和解」是唯一的出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     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
  活出每一個片刻,先得學會死亡的藝術。念頭生滅中,時間不停地流轉,眾生也一再地死去活來。甘心死,快樂活。死得乾淨,活得俐落; 死得豁達,活得瀟灑; 死得痛快,活得自在。當死亡成為每天的必修課題,則涓滴專注,自然匯聚成智慧的河流; 念念覺知,足以照亮生命的每一個瞬間。
  與其畏縮逃避、讓問題如滾雪球般不斷擴大,成為承載不了的負荷; 不如含沙內歛、點滴承受。吃苦中,逐漸了苦。
  死亡,並非只是肉體的腐朽; 死亡,是生活的一部分。死亡,存在於分秒的抉擇、與時刻的承擔中。不了解死亡的意義,死亡真的會變成十分痛苦而難堪的過程。
  人生是永不回頭的旅程,平時就得打點好一切,方可安心上路。死亡是可以學習,死亡也絕對是可以準備的。面對死亡的勇氣,植基於承擔生活的決心。死亡,呈現出一輩子的生活品質; 死亡,是人生的最高潮。
      落紅並非無情物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化作春泥更護花
  深刻了解死亡的意涵,對生活自有不同的銓釋。花開花謝、潮起潮落,不過是自然變化的遞嬗之跡罷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修遍無上微妙法
            貴在勤字上開花
  泰戈爾有言:「人生不是有限的目的,而是無限的達成。」勤於自省,是修心的不二法門。偶而健忘,或許無傷大雅,原本無可厚非。可若經常丟三落四,卻還大言不慚地,以「難得糊塗」來自圓其說。有朝一日,「大意失荊州」,又該如何粉飾太平? 還能如此自命瀟灑、笑傲江湖嗎?
  剎那即是永恆,唯一的擁有是當下此刻。錯過今天,沒有明天; 虛度此生,也甭提來世。還猶豫什麼? 等待什麼? 不要為自己的怠惰找藉口,即使是彈盡援絕,仍然要背水一戰。
  心靈探索之旅,綿長深邃,沒個盡頭。保持正念,需要洞察自已、了解自已,進而調整自己、改變自己。
          千丈之堤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壞於一蟻之穴
  人生一輩子,念頭是種籽,思想為導航! 不要輕忽任何一個想法,紮實的點,串成堅韌的線,織就穩固的面。人生是為了享受愛與歡笑,不是用來挽回錯誤,彌補缺憾的。
  年少輕狂的歲月,盡情揮霍青春,時間好似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。及至垂垂老矣,雨中芭蕉孤寂心,夜雨秋風落寞情。此時待誰來填補,那無窮無盡的空虛? 時間,已然寫著生命的尊嚴!
      閒中不放過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忙處有受用
  運用時間的方式,往往決定了,用怎麼樣的態度來看待自己的生命。通常,在車禍現場,還有加護病房,很容易感覺到生命,可真正的事實是,生命常常在不經意間,不斷地從指縫間溜走。         
  關於時間管理,柴松林教授有句名言:「浪費別人的時間是謀財害命,浪費自己的時間無異慢性自殺。」道本無涯、學無止境,戒之慎之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 
  人生不是非得風馳電掣、一馬當先。而是要腳步輕盈、穩健踏實。人,總是妄念太多,不是活在過去,就是投射未來。目標失焦的結果,形成破碎的人生。
         勤修戒定慧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息滅貪瞋癡
  對治無明習氣,由割捨做起。割捨,是降低物慾、回歸簡樸; 割捨,是卸下重擔、輕裝上路; 割捨,是拋開我執、淨化心靈; 割捨,是揮別過去、活在當下; 割捨,是放下無明、開啟悟性; 割捨,是多做佈施,廣修褔田。何苦浪跡天涯,去尋找幸褔的國度? 粉碎自我,伊甸園就在此時此地。
      心無物欲乾坤靜
      坐有琴書便是仙
  了解實際的需要,不受慾望宰制。當思慮清楚,情緒也明白。讓割捨成為一種習慣,如實面對事物的本然。日久天長,水淨沙明; 輕車熟路、不疲不累。
  專注凝神,渾然忘我,則不迎不拒、不取不捨,乃至不思不想、不言不語。生活之道,只是全然。

【文章分享】

《心疼—生活筆記一則》

文/何美蓮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下午的最後一堂課,留一部份時間讓學生寫練習作業。當孩子們一個個專注地埋首苦書時,卻從眼角餘光中瞧見,坐在教室角落的一個小女孩,手拿著美工刀,一刀一刀地正往她自己的手背上,刺出點點血痕。即時制止了她後,執著她細細小小的手,不由得心底湧起一股心疼的感覺。因為這樣纖弱的小手上,畫上了已經不只是一道的傷痕,深深淺淺的多道傷痕,呈現了這孩子,並非頭一次傷害自己。在那一剎那間,自己也直覺地感受到,雖然這孩子表面上溫馴地拿出紙筆,配合著課堂中的節奏,內心底卻仍然是起伏不定。下課鐘響後乖巧的她,一路伴著我走回辦公室,幾經詢問後,和這孩子勾著小指頭,彼此相互約定「都不能也不再做傻瓜才做的事」。俯望著她仰望自己的圓圓臉蛋上,透徹清明的眼神,心裏卻喟嘆著,如此這般兒戲的承諾與約定,究竟能延續到何時是否這樣善變易傷的青少年心思,能將自己的話語牢牢烙印至心靈深處。

        漫步在雨中的回家途中,心裏頭兀自尋思著,和這孩子談話的過程。同時也思索著,這孩子步出辦公室後,另一位同事提及她自己的班上,也有著兩名有這樣習慣性自我傷害舉止的孩子。不由得聯想起,有些時候佇立講台上,凝視著台下,或寫字、或閱讀的孩子們。總會試著探究,這些年輕孩子們,為何會在遇得複雜的外在環境時,因為失望、懷疑、焦躁或沮喪種種情緒,試圖用各種各樣方式傷害自己,甚至於走上永遠無法喚回的旅程,留下的卻是,周遭愛著他或她的人們如尖針刺心般的傷慟。

        懷著如此的疑慮,反思著我們這些成人們的世界,彷彿見得了許許多多內心底住著小孩的大人。這些成熟的成人們,不也是經常會在遇到挫敗或外在的傷害時,退卻,退卻,再退卻至層層閉鎖的內心角落,蜷縮在那麼樣一個幽暗的世界裡。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著這樣一份相同的體會,生命常常是跌跌撞撞的,稍不留神,沿途腳下的碎石,絆住了腳根。一有閃失,路旁荊棘,刺得你傷痕累累。生命的歷程是如此地多變,你、我在為自己的生命做抉擇時,其實是時時刻刻充滿了疑問,更是在大部份的剎那裡,須要讓自己盡力地維護著一番心思清明。在這樣的時刻裡,你就是那佇足於一大片明澈清淨玻璃牆這一邊的一個人,用著洞察的眼光,平和的心境,看待牆另外那一方,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        生命就是一座漫漫曲迴的長廊,長廊兩邊有著許多扇的門,每一個我們都是那走過迴廊的人。打開了一扇又一扇的門,門後-可能是欣喜,可能是傷悲,或許發現了驚奇,或許發現了失望…。但那都是會過去的,會沉澱的,就如同慢慢沉靜下來的流水中的雜質一般。於是你會越來越覺得自己安定了,自在了,安身立命在一片清淨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  如果能對生命的歷程下一個定義,我認為生命常常就是遠遠山中雲深處,那一株老松樹身上,不經意滴下的小小松淚。或許哪一日,掉進了隻小小蟲兒,掙扎著…,然而隨著歲月的消逝,日日月月地淬鍊,千萬年後它就成了顆絢麗的琥珀。

【修行筆記】

《言必慎乎》

文/達觀

人無意間,常傷人矣!不論有意中傷,或無意道出,皆已壞其彼此情誼。故言必謹慎,切勿無的放矢,傷人亦傷己。

父母常出言不當,傷害兒女自尊;子女常出言不諱,刺痛雙親心坎;晚輩憑個人之見,隨意批評師長;長輩倚老賣老,任意教訓一番;同儕間正面衝突,或者背後挑撥,皆已兩敗俱傷。

話人人會說,會講的卻是很少;能不為己講、不為私講、不為好惡講、不為名利講者,則更希有。

不論要修身養性,或談倫理道德,甚至明心見性,若不從「言修」,則難成矣!     

【學習心得】

《走出感情世界》


師父常教導我們,悟後起修。悟是要清楚,到底要做什麼?不然走錯了方向,是越走越遠,若是走不回來又摸不著方向,只在那兒盲修瞎行,這樣是誤己又誤人。

心寬未承蒙師父教導之前,是個很無聊的人,無聊時不是捉弄人,就是想幫助人。被捉弄到的人,氣得很無耐;被幫助到的人,是得到越幫越忙。

以前不知道修行是什麼?只想利用修行來填補無聊、空虛、寂寞。只知道修行能夠做些捨己為眾的事,比較安然自在,哪知依然空虛、寂寞、無聊,情緒還是起伏不定,主觀意識無法平息。

高興時,再困難的事也去做,甚至連失去生命也沒關係;若遇上不喜歡的人事時,就躲避的連影子也不見。情緒爆炸時,無理也要爭辯到有理。沒事做時,就感覺活在這個世間,一點意義、意思也沒有;靜時不安,動時不樂,內心也知道自己都在造罪。

在六年前,又碰上不該碰的感情,心中時常感覺有罪惡感,但是要斷,又斷不去。時時在掙扎不安,比死還苦。幸運的我,經由同學的介紹,去上達觀師父的課,在上課時,心中就想一定要把不該愛的感情斷掉,但是下課回家依舊,胡思亂想,苦不堪言!

幾次想要輕生,有幸在半年前,承蒙師父的嚴律教化,終於斷了多年形影不離的愛人,從此把全部的心放在家庭上,負起家庭責任,使家庭能夠圓滿安樂,這一切一切,全歸功於師父的苦心教導,才有今天的心寬。

能夠悟到正確的理路,又能夠讓我在五十幾年來,所要追尋的真正道路來,讓我除去空虛、寂寞、無聊、造罪的生涯,這是何等的快樂與自在,用千萬億元也買不到。

所以心寬從內在感恩、感激而發願,只要能力上做得到,我一定護持師父,弘法利生,利益大眾。


閱讀 4656 次數
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