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三, 05 一月 2005 06:42

禪心月刊/第十三期

作者  編輯部

  94/01/01



 
【心靈語錄】 

文/達觀    

不要看輕事情,亦不要執著事情,看輕則不用心,看重則放不下。

怪罪於人,不如要求自己;原諒於人,卻不可放縱於己。

人有何好爭,不如自己爭氣;人有何好求,不如自求多福。

看看天空有多廣,問問心量有多寡,將心敞開,一切盡在其中矣!

好的事情有時來,壞的事情亦會過;好壞盡是無常相,笑看人生夢一場。

無非心自平,無事心自靜;若能知無義,一切皆安然。

攀境生心,妄想起念;境滅無心,妄除無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  

【人生哲學】

文/達觀


客問:修行一定要在山上嗎?

師答:那麼一定要在山下嗎?

客問:不一定!

師答:您已經回答了!

客問:學苑為何取名「禪心」?

師答:禪心其意無盡,對下智者說「禪者的心」,對中智者說「靜觀己心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對上智者說「清淨的心」,對上上智者說「還有心否」?

客問:我還是不懂,可否講明白些?

師答:「禪」家無心,假名禪家;「心」本無住,假名本心。

客問:我依舊不明,可否講清楚些?

師答:禪心就是汝心。汝心本來清淨,因被一切現象變化所迷惑,故慾念不止
            ,煩惱不斷,念念起伏,心中難平,所以常處於憂、悲、苦、惱,愛、
            恨、情、仇,求之不得,捨之不去的狀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不但迷失了本心,亦遺失了清淨,故產生患得患失的心情,動盪不安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生;常生妄想來欺騙自己,處處執著來折磨自身,直到痛不欲生還是執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迷不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此緣起,故取名「禪心」,使人人找回己心,時時安住本心,處處皆
            能放心,無執著一切心,又能善用此心而已。

客問:很深…

師答:是嗎?

【佛法智慧】

      《懷珠行乞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    文/心安
◎原文

譬如有人,至親友家,醉酒而臥。是時親友,官事當行,以無價寶珠繫其衣裡與之而去。其人醉臥,都不覺知。起已,遊行,到於他國。為衣食故,勤力求索,甚大艱難。若少有所得,便以為足。

於後親友會遇見之,而作是言:咄哉!丈夫,何為衣食乃至如是?我昔欲令汝得安樂,五欲自恣,於某年月日,以無價寶珠繫汝衣裡。今故現在,而汝不知,勤苦憂惱,以求自活,甚為癡也!汝今可以此寶貿易所須,常可如意,無所乏短。

佛亦如是。為菩薩時,教化我等,令發一切智心。而尋廢忘,不知不覺。既得阿羅漢道,自謂滅度,資生艱難,得少為足,一切智願,猶在不失。

今者世尊覺悟我等,作如是言:諸比丘!汝等所得,非究竟滅,我久令汝等種佛善根,以方便故,示涅槃相,而汝謂為實得滅度。世尊!我今乃知實是菩薩,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。以是因緣,甚大歡喜,得未曾有!

◎意涵

   壇經云:「何其自性本自清淨,何其自性本不生滅,何其自性本自具足,何其自性本不動搖,何其自性能生萬法!」人人本具如來智慧德性,只因被妄想、塵勞覆蔽,所以智慧不能顯現。就像懷珠行乞一般,令人嗟嘆!

「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封鎖。」你我的那顆明珠,須得勤加拂拭,時時觀照、時時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,在行住坐臥、在語默動靜當中,遇到任何境界不做順、逆想,無有善、惡對待,而只是相應、只是處理事情,但是「心」不受影響。能夠這樣善自護念、淨心除疑,終能塵盡光生、明心見性!

【故事啟示】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東施效顰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文/心安
◎原文  

西施病心而矉其里,其里之醜人見之而美之,歸亦捧心而矉其里。

其里之富人見之,堅閉門而不出;貧人見之,挈妻子而去走。

彼知矉美而不知矉之所以美。

◎大意

西施是個大美女,她生病的時候,雖然捧著心、蹙著眉,大家還是覺得她很美。

鄰居有一個婦人很醜,看見西施捧心、蹙眉,模樣惹人憐愛,也就模仿她;大家見了都避之唯恐不及。

這個婦人以為捧心、蹙眉會很美,而不知道是因為西施本來就很美啊!

◎意涵

東施之所以模仿西施,是因為太不了解自己了。

人當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、或不適合做什麼,既不需要好高騖遠,也無須自卑退縮。

有自信心、能夠自我尊重、也能尊重別人的人,才是最美的啊!

【文學欣賞】

《單 純》

文/李麗瑛

        別人眼中,我倆是如此相異。然而,朋友有時是互補的。
  你活潑外向,我沈穩好靜;你聰明過人,我守成不變;你見解豐富,我孤陋寡聞;你喜愛發表,我樂於聆聽。曾經-
  你立下鴻鵠之志,我只有麻雀般的小願望;
  你歌頌天邊的彩霞,我讚歎眼前的玫瑰;
  你欲親臨尼加拉瓜大瀑布,我卻欣賞溪澗的涓涓細流;
  你好收集光華的玉石,我愛撿拾斑駁的貝殼;
  你一心追求花樣人生,我如實接受平淡的日子。而今-
  你已走遍天涯海角,我依然只解鄉居歲月。
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 *
      君問歸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漲秋池
       何當共翦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。
  猶記離別前夕,尚且共吟李商隱的「夜雨寄北」,期盼多年以後,好友相聚,暢敘別懷。此刻重逢,你有傲人的成就、耀眼的頭銜。然而,光鮮亮麗的外表,掩蓋不了歲月在臉上刻畫的滄桑。眼神的不專注,顯示出注意力逐漸破碎,你,已喪失生命中最可貴的寶藏---一顆寧靜的心。
           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 *
  行萬里路,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理想。走在大美大愛的路上,確可充實生命的內涵。可如果走遍南北半球,還是始終攜帶著自己。心靈的視野,何從拓展?倒不如專注凝神,坐擁書中的佳山勝水。即便是足不出戶,心中亦有源源不絕的創意。
  人人追求永恆,可是永恆不在過去未來,只存在於當下。如果我們不能活出眼前此刻,還能企求掌控些什麼?
  並非否定外在的成就,太多的擁有,同時也是沈重的背負。不想淪為慾望的奴隸,只有努力降伏自己的內心,認命而踏實的生活。
  生命的豐盈,心靈的淳美,有時需要,那麼一點單純。

【文章分享】

《第一千根弦》

文/何美蓮


  琴音響起,響徹這坐落黃土高原上的小小客棧裡,丁瞎子彈著,彈著…。樂曲忽而低迴婉轉若柔絲,吟唱那恆遠恆遠底古調,轉瞬間忽又倏地拔高,清亮高亢的曲調越轉越高,如那飛向隱隱藏於雲際之高山巔的大鵬鳥,盤桓,盤桓,再盤桓,直飛向那青天。

  夜深沉,夜黑風高的客棧櫃台裡掌櫃的屏息著,生怕自家一些些小小聲息,打斷了這一曲只應天上有,人間難得幾回聞的繞樑樂音,也怕掃了這滿室客倌們高興。高高櫃檯角落處蹲著正張大嘴聽著的傻大愣子,靠在他身旁蹲著的則是丁瞎子那失明的小徒弟小三兒,這孩子歪著頭專心傾聽,有些時遇得樂音轉折處就輕點著頭,彷彿有了許多意會。

     忽地,但聽得一聲,砰崩!只見琴弦斷裂樂聲倏然終止,剎那裡四周響起一片驚嘆聲,惋惜聲。客堂中央卻見得丁瞎子臉上泛起滿面歡欣,欣喜若狂的他手捧著琴,卻又忽然眼角流下了淚,只聽得他喃喃自語,「第一千根弦,第一千根弦,走遍了大江南北,這麼多個冬去春來,年復一年,我終於彈斷了這第一千根的弦,從今後終可以不受此不見天日之苦。」又見他垂下了頭沉思片刻,忽然大聲喚出「小三兒,隨師父街角藥房抓藥去。」話聲即落,身影隨之飄然遠去,留下身後一屋內不知所措之人們。

     藥房先生接過藥方,先是一愣,隨即高舉方單,對著花廳天井透入光線,正面、反面再三仔細瞧過,方說道:「兀那這客人,此方未知獲自何處,這但只是一張白紙…」丁瞎子當下愕然,手中三弦琴跌落地…。

     終日間,傷心欲絕的他細細思索著,「莫非當年那深山中修行的師父,故意欺瞞於我?」不,不,他隨即轉念回想自身,一落地即被幽禁於那陰暗無光的世界底,幸得拜師學藝有了一手好琴技。然則這樣的生命總是有著遺憾的,從長成後即藉著賣唱彈琴維生,心懷希望遊走四方,遍訪名醫,只盼能重見光明。某年經得聽琴客人輾轉傳知,某座深山裡一位有道高僧,或能為自己解得終生之苦,師父慈悲為自己開了一張「能看得見」的藥方,「但是」,師父說:「你得彈斷一千根弦」。

     是日晚,他終於恍然大悟了。隔日,他喚起了小三兒,小心翼翼地將當年師父所交付方單,鄭重拿出,說道:「為師今已年邁,此方今日交付與你,它能讓你看得見…」正當小三兒片刻間不知如何做答時,又聽見丁瞎子鄭重囑咐,「不過」,他頓了一下,「徒兒,你須得彈斷一千根弦。」

      當人們為自身設下了目標時,希望就被帶出來了,於是所有的行動將凝聚在這個希望的週遭,人們的生命也因此活出了意義來。丁瞎子命中註定了「不能看見」,可是他「終於看見了」,看見了自己的生命意義,看見了自己雖然有著殘缺的生命的價值。然而放眼週遭,這世間不也有著許多人,雖然「看得見」,卻終生「沒有看見」,沒有看見自己生命的意義,沒有看見自己生命的價值。

      在第一千根弦斷裂時,我們才能回歸到心靈的原鄉,那真如自性的棲息處,活在當下的每一步,每一個立足點。自性充滿,如其所來,清清楚楚明明徹徹地知道,知道如其所是的自己。深邃內心處不再孤獨與不安,因為看見了自己的目標,看見了自己的生命意義,看見了自己的安身立命處。

【修行筆記】

《如何破執著》

文/達觀


執著使人痛苦、憂慮、迷失…,這一切煩惱皆由它而生起,故我們要學會破執著!

一、執著什麼?
感情、事業、金錢、名聲、身體、修行等,其實最執著的莫過於自己的感受。
二、自己是什麼?
所謂自己,指的就是身心。身體的外相,內心的感受,讓我們產生一種錯覺,以為有我的概念。
三、我是什麼意思?
我是主宰的意思。我們真能主宰一切事物,使它們永恆不變嗎?答案是不能的。
四、我們該怎麼辦?
生起智慧,看清楚萬事萬物的真相,它們是無常變化的、短暫的、虛妄不實的,故我們不該執著這一切。
五、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呢?
身的部分應起這樣的觀察:身,非身,是名為身。
心的部分應起這樣的觀察:心,非心,是名為心。

修行的不二法門,就是不斷的練習,只要功夫得力,執著自除。

【學習心得】

《六祖壇經學習報告》

文/心如


前言 :

此生有幸因師父教導而入佛門,因壇經而得一窺佛法之深奧,略體佛法之甘味,景仰佛意之深遠,願此生永在佛光披澤下,常體佛法之珍貴,時時以護法、宏法為念,生生以諸佛之願為己願。

選擇壇經作為研習,初以為壇經淺顯易懂,聽師父講解亦如生活一般,豈知當自己要深入意涵,才體會師父是如何的精通佛法深意,才能運用解說於生活日常。我今僅以初淺所知,略述所知壇經之學習心得,此後還要深入壇經,體會六祖之無上智慧。

一‧遇法‧求法

以我們一般人的看法,大師身世坎坷,三餐不得溫飽,又有慈母待侍,內心必牽掛憂愁不已,大師一聞金剛經即能悟知法義,又急切於求法,立即安頓其母,毫無猶豫難決之見。可見大師平常生活中,日之所思早已有其理想,所想必非我輩之情見。

從多數古德大作記載中,所有有成就的聖人賢者,總有不同於一般人的想法,做法。 能行常人所不能行,捨常人所不能捨。

「唯求做佛,不求餘物。」目標清楚而堅定 ,理想既定,所做一切皆以此為指標 ,清楚之人無後悔之事,我們平時雜念紛飛,雜亂無章,念念無定,原因何在?是慾望太多,恐懼不安難寧罷!如不減低慾望,不向外追求,學習讓自己念頭澄清,我們恐怕永無安寧之日,如何能學習超越解脫?

「求法之人,為法忘軀。」若要成就一番事業,都得完全的投入,全心全力去排除萬難,更何況是求佛做祖,若是心不堅定,容易被慾念誘惑,此去想再回頭,還不知哪有路走?

二‧ 得法‧傳法

大師自非凡輩,在看了神秀大師於畫廊書成:『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』也提一偈:『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』五祖亦從此偈而知惠能大師已開悟,而確定了接班人選。從此二偈亦引起所謂頓漸之修,謂神秀大師之法為漸修,而六祖之法為頓教法門。神秀大師還從相上說;以應從身心著手,認為應攝守六根,勿受影響,所以需要時時看顧,不讓心性受染污。

五祖見此偈時,雖已知神秀未見性,仍然告弟子曰:「依此偈修有大利益。」即始是六祖也說:「本來正教無有頓漸,人性自有利鈍。」孔子亦曰:因材施教。法無高下,知道自己是何根基,不好高騖遠,老老實實,按步當車,末法眾生如我輩,身處物欲橫流,是非難辨,正邪教派林立,亦屬難能可貴。

而惠能大師則以自性本體是本來清靜,本無塵埃,本無一物 ,不受污染。境界對自性本無影響。惠能大師是見性之人,所以自能描述自性本體的境界,當知神秀大師所言,實屬修行之下手處,而六祖之偈是所到之境。比如當嚮導者,應親訪當地之風光,才知路該如何走,當地是何風景,有何稱勝,也才能描繪其景觀給未來人,使其人心嚮往之。繼承祖位以傳禪法,非他莫屬。

三‧詳釋自性

「菩提般若之智,世人本自有之,只緣心迷不能自悟,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。」菩提為覺,覺悟了就有智慧,覺性本有,為何我們不容易覺悟?大師開宗明義就說是我心迷了,且不知自己在迷之中。

世人最迷不外權勢名利,究其最根本者是身心的滿足,身要舒適,心貪感受。若觀痛苦來源,莫不是外境與自己的身心有所違意時 ,所產生的種種感受。世人皆要幸福要快樂,因此以自己的觀念、想法,以自己之期望、要求來分辨,何者對己有利,反之則否。如此而心常增減,上上下下,得失不斷,總在兩端,常此以往,心力交瘁,何是幸福、快樂?

「覺」亦是警覺,能時時警覺就不易犯錯,使不再活在追悔內咎之中,繼而能警覺生命之短暫與無常,不被世間一切外境所迷惑。 

「本性是佛,離性無別佛。」學佛最大的利益在於能認識自己,瞭解自性本俱足,不需往外求取。 心無過度欲求,漸能安心於一切,見得一分平等,則得一分自在。

「前念迷即凡夫,後念悟即佛。」凡人如我以自己的想法來過生活,用自己意識解釋人生,終日迷忙不知所以,直至遇經典的指引與善知識教悔,方能瞭解是自己的個性習氣,想法觀念的不正確,所造成自己的煩惱與痛苦,進而能體悟,念念遷流不過是業,轉識成智方是究竟。

四‧ 般若之用

六祖在般若品開示時告大眾曰:「總凈心念摩訶般若波羅密」要大眾靜下全部心念,來聽這重要而難得的大法,可見淨心之首要,「開啟智慧」最大的障礙是自身的雜想妄念,前念、今念、後念,如果用文字寫下我們一生的念頭,真是連虛空都裝不下的,不瞭解之時,就在念頭中,藉著因緣聚合而造下善惡因果報。當清除心中的阻礙,淨化了內在的塵埃,展現了佛性的無限,有如登高臨下,一切清楚明白,自然運用無礙。

「口念心不行,如幻如化,如露如電。口念心行,則心口相應,本性是佛,離性無別佛。」口念是提醒自己本性是佛 ,不與自己的習性,習慣想法相應,心行是內調心性,外敬他人。對照自己心性是否如佛的清靜、平等、慈悲。

達觀評語:

對壇經之意,漸能體悟;於壇經之理,亦可應用。此篇心得,值得嘉許!若能如是精進不懈,他日定有見性之時。

 六祖壇經心得

文/心容


        六祖壇經主要分為行由品、般若品、疑問品、定慧品、坐禪品、懺悔品、機緣品、頓漸品、護法品、付囑品等十品,各有其宣揚本意。其禪法是以直指、直示為特點,把見性、悟性作為禪的生命。強調「惟論見性,不論禪定解脫。」、「若識自心,一悟即至佛地。」,認為「菩提自性本來清淨,但用此心直了成佛。」、「不悟即佛是眾生,一念悟時眾生是佛。」、「若開悟頓教,不執外修,但於自心常起正見,煩惱塵勞常不能染,即是見性。」,甚至直接指出:「汝等自心是佛,更莫狐疑!」等等論點,無非是反覆在說明:見性、悟性對從根本上轉化妄想執著和解決人我、是非、善惡、順逆、染淨等種種二元對立狀態的重要性;其中更以「般若觀照,息妄顯真,得定開慧」,作為識心見性的重要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 壇經重要之宗旨、在於示明一切萬法、皆從自性生。自性即是自心。自心即是真佛。故不必捨自佛而求他佛、但覓自心佛可也。其重要之下手處、在於依法修行。修須自修、行須實行。其所修所行者、先去殺生、偷盜、邪婬、妄語、兩舌、惡口、綺語、貪欲、瞋恚、癡愚等十惡、再去邪見、邪思、邪語、邪業、邪命、邪方便、邪念、邪定等八邪。去十惡八邪、即是除自性中不善心、嫉妒心、諂曲心、吾我心、誑妄心、輕人心、慢他心、貢高心、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。常自見己過、不見他人之是非善惡。是之謂歸依自性真佛。故六祖謂慈悲即是觀音、喜捨名為勢至、能淨即釋迦、平直即彌陀也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六祖是以「真如自性」為本;通過「般若觀照」來達到「頓悟自性」,作為實踐要領;而以「若見一切法,心不染著」的無念,「外離一切相」的無相,「於諸法上念念不住」的無住,作為修行之鑰。其所建立之見性成佛的頓悟說法門獨具特色,對中國佛教影響深遠。惟六祖亦並不否定根性有利鈍這一客觀事實,而說:「法即一種,見有遲疾。」「法無頓漸,人有利鈍。」由於人有利鈍,也即障有深淺,故佛說無量法門,隨機施教。人們在實踐中,或頓悟頓修,或頓悟漸修,或漸悟漸修,無有定法,最後同證菩提,無有差別。在實踐過程中,當專修一法,惟若不能相應時,也允許改修他法,以適應根性,而免虛耗時光。

達觀評語:
壇經心得,言簡意賅,有理論有方法,若能透過實修,必有一番新風貌,期許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

閱讀 5285 次數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