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五, 22 四月 2005 01:45

禪心月刊/第十六期

作者  編輯部

  94/04/01


【心靈語錄】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文/達觀  

無自尊心作祟,便能自然呈現;無得失心作怪,便可心平氣和。

想往外追求的人,其心是空虛的;想往內找答案者,其心是疑惑的。

消除瞋恨的方式,就是心懷感恩;除去不滿的良藥,便是將心比心。

人因對未來的無知,而心生恐懼;恐懼又來自於,別人的傷害。

如何讓恐懼不再產生?當心存善念,常行正道,其害怕與不安,自然消失。

不要被你的心所欺騙,因為它毫無頭緒,應時時提起正念才是! 

【人生哲學】

文/達觀


生:為何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?

師:因為眾生用自我知見,在看事情。

生:那如何不用自我知見?

師:要破此知見!

生:如何破呢?

師:放下自我概念,全然接受。

生:如何放下?

師:接受別人的意見、尊重別人的看法。如聽人家講話時,要好
        好傾聽,內在不起批 判、反駁、不屑或急於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【佛法智慧】

      《窮子返家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    文/心安

◎原文

若有人年既幼稚,捨父逃逝,久住他國。或十、二十至五十歲,年既長大,加復窮困,馳騁四方,以求衣食。漸漸遊行,遇向本國。

其父先來求子不得,中止一城。其家大富,財寶無量:金、銀、琉璃、珊瑚、琥珀、玻璃珠等,其諸倉庫,悉皆盈溢。多有僮僕、臣佐、吏民。象、馬、車乘、牛、羊無數。出入息利,乃遍他國,商估、賈客亦甚眾多。時貧窮子遊諸聚落,經歷國邑,遂到其父所止之城。

父每念子,與子離別,五十餘年,而未曾向人說如此事。但自思惟,心懷悔恨,自念老朽,多有財物,金銀珍寶,倉庫盈溢,無有子息,一旦終沒,財物散失,無所委付,是以慇懃,每憶其子。復作是念,我若得子,委付財物,坦然快樂,無復憂慮。

世尊!爾時窮子,傭賃展轉,遇到父舍。住立門側,遙見其父,踞師子床,寶几承足。諸婆羅門、剎利、居士皆恭敬圍繞,以真珠、瓔珞,價直千萬,莊嚴其身。吏民僮僕,手執白拂,侍立左右,覆以寶帳,垂諸華旛,香水灑地,散眾名花,羅列寶物出內取與,有如是等種種嚴飾,威德特尊。

窮子見父,有大力勢,即懷恐怖,悔來至此。竊作是念:此或是王,或是王等,非我傭力,得物之處,不如往至貧里,肆力有地,衣食易得。若久住此,或見逼迫,強使我作。作是念已,疾走而去。

時富長者,於師子座,見子便識,心大歡喜,即作是念:我財物庫藏,今有所付。我常思念此子,無由見之,而忽自來,甚適我願,我雖年朽,猶故貪惜。即遣旁人,急追將還。爾時使者,疾走往捉。窮子驚愕,稱怨大喚:我不相犯,何為見捉?使者執之逾急,強牽將還。于時窮子,自念無罪,而被囚執,此必定死,轉更惶怖。悶絕躄地。

父遙見之,而語使言:不須此人,勿強將來!以冷水灑面,令得醒悟,莫復與語。所以者何?父知其子,志意下劣,自知豪貴,為子所難。審知是子,而以方便,不語他人云是我子。使者語之:我今放汝,隨意所趣。窮子歡喜,得未曾有。從地而起,往至貧里,以求衣食。

爾時長者,將欲誘引其子,而設方便。密遣二人,形色憔悴,無威德者,汝可詣彼,徐語窮子:此有作處,倍與汝直。窮子若許,將來使作。若言欲何所作?便可語之,顧汝除糞,我等二人,亦共汝作。時二使人,即求窮子。既得之,具陳上事。爾時窮子,先取其價,尋與除糞。其父見子,愍而怪之。

又以他日於窗牖中。遙見子身,羸瘦憔悴,糞土塵坌,汙穢不淨。即脫瓔珞,細軟上服,嚴飾之具,更著麤弊、垢膩之衣,塵土坌身,右手執持除糞之器,狀有所畏。語諸作人:汝等勤作,勿得懈息。以方便故,得近其子。後復告:咄,男子,汝常此作,勿復餘去,當加汝價。諸有所須,盆器、米、麵、鹽、醋之屬,莫自疑難,亦有老弊使人,須者相給,好自安意。我如汝父,勿復憂慮。所以者何?我年老大,而汝少壯,汝常作時,無有欺怠、瞋恨、怨言,都不見汝,有此諸惡,如餘作人。自今以後,如所生子。即時長者,更與作字,名之為兒。

爾時窮子,雖欣此遇,猷故自謂,客作賤人,由是之故,於二十年中,常令除糞。過是已後,心相體信,入出無難,然其所止,猶在本處。

世尊,爾時長者有疾,自知將死不久,語窮子言:我今多有金、銀、珍寶,倉庫盈溢,其中多少,所應取與,汝悉知之。我心如是,當體此意。所以者何?今我與汝,便為不異,宜加用心,無令漏失。爾時窮子,即受教敕,領知眾物,金銀珍寶,及諸庫藏,而無希取一餐之意。然其所止,故在本處,下劣之心,亦未能捨。

復經少時,父知子意,漸以通泰,成就大志,自鄙先心。臨欲終時,而命其子,並會親族、國王、大臣、剎利、居士,皆悉已集,即自宣言:諸君當知!此是我子,我之所生。於某城中,捨吾逃走,(立令)竮辛苦五十餘年,其本字某,我名某甲,昔在本城,懷憂推覓,忽於此間,遇會得之,此實我子,我實其父。今我所有一切財物,皆是子有,先所出內,是子所知。

世尊!是時窮子,聞父此言,即大歡喜,得未曾有,而作是念:我本無心,有所希求,今此寶藏,自然而至。

◎意涵

常說佛為四生慈父,眾生皆為佛子,但這些孩子年幼無知,捨棄父親的無量財富,在外頭流浪乞食,就像我等孜孜營營、奔波於塵勞之中,也只不過滿足了財色名食睡的需求,但對於珍貴的解脫之道卻懵懂無知。

世尊悲憫眾生愚昧,不能一下子接受成佛的大法,故隨順眾生的根器,先引導成就小乘、得到法益,實際上是隱以大乘教化。「欲令入佛法,先以欲鉤牽。」這是世尊度眾的善巧、方便之法。

我等生在中土,既得人身、又聞大乘之法,當珍惜此智慧、福德因緣,做個真佛子,才不辜負世尊殷切的咐囑、無私的關愛啊!

【故事啟示】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和影子的對話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文/心安

◎原文

罔兩問景曰:「曩子行,今子止﹔曩子坐,今子起。何其無特操與?」

景曰:「吾有待而然者邪?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?吾待蛇蚹蜩翼邪?惡識所以然?惡識所以不然?」

◎大意

罔兩是影子的影子,有一天罔兩問影子說:「你一下子走、一下子停,一會兒坐下、一會兒又站起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難道不由自主嗎?」

影子回答它說:「我是依附著我的主人才這樣子的呀!我的主人它又有所依附。譬如說蛇要依靠鱗片才能爬行,昆蟲要依靠翅膀才能飛;如果蛇和昆蟲死了,那麼鱗片和翅膀能自己爬行、自己飛嗎?這是一種互相依附的關係呀!到底是誰依附誰很難說啊!」

◎意涵

萬物原本就是要互相依附才能存在,這是自然之道,沒有固定的君或臣,也沒有永遠的主或客。

這互相依附的關係當中,不必有心去依附、或是刻意不依附,這都違背自然。能夠「依而不依」,能夠「依無所依」才能自在逍遙啊!

【文章分享】

《放 下》

文/李麗瑛



  四時交替,物換星移,時間不曾片刻佇足。花開花謝,潮起潮落,人生本是聚散無常。
  泡沫人生,何苦爭長競短?一味攀緣,心如萬馬奔騰。汲汲營營中,錯將掌控自己的力量,拱手交付他人手中。這一念當下,都無法自主。再多的擁有,也只是海市蜃樓,如夢亦如幻。
           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  生命,是流動的韻律。變,是不變的真理。得來的一切,終將失去。
        萬里江山萬里塵
        一朝天子一朝臣
  沉緬於過去,最是消耗能量。權力在握,心不自在啊!不要過度涉入別人的生命。每個人,都有權,選擇自己的人生價值。
  觀念的執著,乃是痛苦的根源。我們給的,或許是自己認為最好的,卻未必是對方想要的。一旦這分芳情美意,不能融入對方心靈,就會變成一股強烈的意識暴力。施者,辛苦;受者,更痛苦。
  關愛,不是非得掌控不可。權力慾,其實只是不安與恐懼的外衣。
  一個人,若是願意面對自己最脆弱的部分,一定會,逐漸有勇氣,去接受生命的真實。紅塵的過客啊!釋放他人,給自己鬆綁吧!
           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  宋儒邵堯夫有詩云:
        昔日所云我,而今卻是伊;
        不知今日我,又是後來誰?
  這個日夜相伴的緣生之舟,尚且浮沉於無常的巨流中。那來心力,在乎周遭的人事變遷?認清立場,做好自己的角色扮演吧!
  天地之間,沒有偶然。隨順因緣,智慧將可無限開展。試著從不同的角度觀看事理,擁有,其實是負擔;匱乏,有時是另類富足。有了清楚的覺照,即便在紛紛擾擾的人我是非中,依舊是---
        千人盲目一人明
        眾人皆醉我獨醒
           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  拋開歷史的包袱,盡情揮灑。掙脫無明的鎖鍊,天寬地更廣。
        水流任急境常靜
        花落雖頻意自閒
  心無罣礙,則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。定靜的修養功夫,得從生活習慣著手。涓滴瑣事裡,步步承擔。建立正確的人生態度,提起的當兒,同時也就放下了。

  【修行筆記】

《正確的靜坐》

文/達觀



靜坐時,內心當不取不捨;不取身心輕安的境界,不捨身心不舒服的感受,如實觀察,念念分明。

靜坐時,要時時覺察;知呼吸出,知呼吸入;知坐姿正,知已不正;知身繃緊,知身放鬆;知身變化起,知身變化滅。如實覺察,「身」是無常,故不執著。

靜坐時,要提起覺知;知苦的感受起,知苦的感受滅;知樂的感受起,知樂的感受滅;知不苦不樂的感受起,知不苦不樂的感受滅。如實覺知,「受」是無常,故不執著。

靜坐時,要念念清楚;清楚昏沈起,清楚昏沈滅;清楚散亂起,清楚散亂滅;清楚貪念起,清楚貪念滅;清楚瞋念起,清楚瞋念滅。如實觀照,「心」念無常,故不執著。

靜坐時,要了知觀念;知觀念錯,知觀念對;知觀念惡,知觀念善;知觀念邪,知觀念正;知觀念迷,知觀念悟;知觀念愚,知觀念智。如實了知,諸「法」無我,故不執著。

靜坐時,要全然放下;知身心五蘊如幻,世界六塵不實,無出定無入定,心無靜亦無亂,一切無心亦無此念,無有障礙應用無礙,自然明心見性,一切自在。

【學習心得】

《六祖大師法寶壇經》心得報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心寬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一) 凡聖出生雖同,但境遇卻不同。

  凡人與聖人都一樣是經過父母所孕育出來,也是十月懷胎所生,為何成果會不同呢?
  六祖大師出生貧困家庭,要養活身體已成問題,哪能讀書、識字?如果是一般人遇上這種困境,大多是妄自菲薄,哪能像大師這樣不卑不亢,不怨天、不尤人,只看自己有沒有做好自己該做的事,別人做不好是別人的事,別人說誰不好、誰怎樣是講是非的人在說。若是自己不明白,凡人的心量,凡人想什麼就說什麼,凡心若偏見,喜歡這個人,開口跟人說話時,就說這個人怎樣好、怎麼有能力,好得完美無缺。因為凡人的心如果喜歡這個人、讚嘆這個人時,不會去看他的缺點,甚至看到了缺點,心中也不覺得怎樣。

  但是相對的,若是在生氣這個人,就自想,這個人會障礙他所要走的路,於是就起一念凡心要來自衛,所以他在生氣這個人時,這個人無論是怎樣的好人,甚至有大恩於他,凡心往往都是恩將仇報,所以遇到人,一定會把自己所排斥這個人的垃圾到給對方共享。若是被倒到的人是臭味相投的,自然覺得好香、好新鮮,將垃圾誤為好料子,不知不覺的去分享對方的是是非非,這樣損失的是自己。有句話說:自己門內事不少,又加門外事來擾-如何輕安?所以說聖人與凡人出生雖同,但境遇卻不同,不同於「無瞋」、「無喜」,不同於「不受境相所影響」,所以稱他為聖人。

  聖人因為不受境相之影響,所以能夠內輕外安,自然就能夠明白自己的心,心即是我們的起心動念。地藏菩薩本願經云:眾生之起心動念無不是業、無不是罪,何況所作所為。所以聖人不敢犯過錯,只求明白自己,清楚自己的心在做什麼事,做不傷己傷人的事,能夠無事不惹事,這樣才能達到己利利人、己達達人之開悟見性。

(二) 能夠利己利人、達己達人最重要。

要能夠明白自己,無論到哪個地方或心念起個高興或喜歡哪種人、哪個事物時,或心念起個生氣或討厭哪種人、哪個事物,這時就要知道,馬上停下來思惟一下,我是否又被境相困住了?如果沒有,哪來苦樂?如果沒苦樂即是開悟之人。開悟的人又要發心來啟發未開悟的人,又不執於啟發之境界,這樣才是開悟見性之人。能夠開悟見性,才能夠做到利己利人、達己達人之事。能夠開悟見性,才能夠隨緣自在,能夠隨緣自在,即聖人也。

  六祖大師能夠行由聖人之大路,而我們又有因緣福報,能夠讓達觀師父來引用聖人的法門來教導我們,因為我們都有佛性,相信我們大家都能夠開悟見性!

閱讀 4581 次數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