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日, 07 十月 2018 20:32

從六祖壇經-談人生智慧 05-1B 2018.07.14 早

作者  釋達觀 講述

 

  眾得處分,退而遞相謂曰:我等眾人,不須澄心用意作偈,將呈和尚有何所益?神秀上座現為教授師,必是他得。我輩謾作偈頌,枉用心力。諸人聞語,總皆息心,咸言:我等以後依止秀師,何煩作偈。

  神秀思惟:諸人不呈偈者,為我與他為教授師,我須作偈將呈和尚。若不呈偈,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見解深淺?我呈偈意,求法即善,覓祖即惡,卻同凡心奪其聖位奚別;若不呈偈,終不得法。大難!大難!

  五祖堂前,有步廊三間,擬請供奉盧珍畫《楞伽經》變相,及五祖血脈圖,流傳供養。神秀作偈成已,數度欲呈,行至堂前,心中恍惚,徧體汗流,擬呈不得;前後經四日,一十三度呈偈不得。

  秀乃思惟:不如向廊下書著,從他和尚看見。忽若道好,即出禮拜,云是秀作;若道不堪,枉向山中數年,受人禮拜,更修何道?是夜三更,不使人知,自執燈書偈於南廊壁間,呈心所見。偈曰:

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臺
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

  秀書偈了,便卻歸房,人總不知。秀復思惟:五祖明日見偈歡喜,即我與法有緣;若言不堪,自是我迷,宿業障重,不合得法,聖意難測。房中思想,坐臥不安,直至五更。

 

閱讀 557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, 07 十月 2018 20:48
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