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
週日, 09 二月 2014 18:54

大般涅槃經 卷02 (32) 98.04.29A

作者  釋達觀

譬如國王闇鈍少智,有一醫師性復頑嚚,而王不別厚賜俸祿。療治眾病純以乳藥,亦復不知病起根原;雖知乳藥復不善解,或有風病冷病熱病一切諸病悉教服乳;是王不別是醫「知乳好醜善惡」。復有明醫曉八種術,善療眾病知諸方藥,從遠方來。是時舊醫不知諮受,反生貢高輕慢之心。彼時明醫即便依附請以為師,諮受醫方祕奧之法,語舊醫言:「我今請仁以為師範,唯願為我宣暢解說」。舊醫答言:「卿今若能為我給使四十八年,然後乃當教汝醫法」。時,彼明醫即受其教:「我當如是!我當如是!隨我所能當給走使」。是時,舊醫即將客醫共入見王。是時,客醫即為王說種種醫方及餘伎藝:「大王當知:應善分別此法如是可以治國,此法如是可以療病」。爾時國王聞是語已,方知舊醫癡騃無智;即便驅逐令出國界,然後倍復恭敬客醫。是時,客醫作是念言:「欲教王者,今正是時」;即語王言:「大王於我實愛念者,當求一願」。王即答言:從此右臂及餘身分隨意所求一切相與。彼客醫言:王雖許我一切身分,然我不敢多有所求。

法華經:五千人退席
佛言: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,未得謂得,未證謂證。

提婆達多品:誰能為我說大乘者,吾當終身供給走使。

閱讀 1290 次數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